清朝宫女睡觉,为何只能侧卧?原因令人难堪

作者:深度浙江 / 公众号:ZJ67766 发布时间:2019-05-15


01
阴暗的大牢里,却有一顶白色的软帐。
牢门打开,沉稳的脚步缓缓度进来。
蓝灵倏地抬起了头,熟悉的脚步声,他还是来了。她本以为,此生,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她慢慢出了软帐,走的很艰难,脚上长长的锁链摇曳作响,链上倒钩锋利,洞穿了她的足踝,衬裤上鲜血已经凝成硬条,每走一步,刺喇着她的tui,渗出更多血来。
“你来做什么?”蓝灵轻声问,长睫颤动。
“来看看你。”他沉声说着,伸手拉过她。
她与他隔着一步之遥,被他拉扯,脚链上的立钩扎进皮肉,扯出大块血肉。
她咬紧唇,顿时大汗淋漓。他猛地撕下她白色的外袍,露出一抹粉色里*衣。
凌风低头看她,她的肚*子微微隆起。
蓝灵嘶哑的声音划破了夜,煞白的脸,咬紧的唇。脚上已是鲜血淋漓。
凌风上下审视着蓝灵,盯在她微*凸的肚*子上,冷冷说道:“他不会来救你了,朕把你怀了他孽zhong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,把你明天受刑之事也做了公告,他并没有来,是不是很失望?”
“皇上说的是谁,他为什么要来救我?”蓝灵淡淡地问。
凌风捏着她的下巴,用力,清脆断裂的声音。
蓝灵轻笑,泪水凝聚在眼底。
他扬眉而笑,手一用力,撕*掉她的贴身肚*兜,让她一si不gua地呈*现在他面前。
她本*能地护住肚*子,双手推他。他怒了,收紧手中的铁链,看她疼地弯下腰。
他嘴角的笑愈寒,把她横抱起,扔到了chuang上。
她拼命撕扯踢打,脚*下鲜*血如注。他按住她的双手,将脚链挂在chuang尾,qi身而上,看着她涌出的大颗泪珠,“你的shen体是我的。我可以不爱你,但你不能爱别人。他是怎么nong你的?”
他口气清淡,嘴角噙笑,眼中却如寒冰。
她是脏的,可他竟然疯*狂地想*要她。
蓝灵有一刹那,觉得他对自己还有爱,因为他恨她,有恨便有爱,“凌风,我只是爱上你,我从来没有背叛你,这个孩子是你的,为什么你不相信?”
“来历不明的孩子,朕不会要,朕又不缺孩子。不过凌尘都承认了,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!”
蓝灵闭上眼睛,凌尘曾经说过喜欢她,仅此而已。
“凌风,你爱过我吗?哪怕一点点?”
凌风沉默。
还要多久才能天亮?剜心不是吗?刀锋一落,从此彻底斩断世间情缘。
脚链的倒钩撕扯着,蓝灵早煞白了脸,却只凝着他笑。实在撑不过的时候,哑了声叫出来以缓解痛苦。
“你也会痛?”凌风手指一圈一圈慢慢卷绕。
血滴滴落下来,蓝灵咬破了唇。
她眼里止不住的惊颤,想向后退,她的腰却被他的掌紧紧裹住,无法动分毫。
“除了朕,你的shen子谁都不能看,谁都知道的事,你怎么不懂?凌尘两次进gong,无数次交*换,就是为了得到你,你还不承认?他如果知道你如此在朕shen下承*欢,他会怎样?”
血从蓝灵的身下涌出,她腹如锥捣。他瞟了一眼她身下的大*滩鲜红,眼底清淡,无一丝波澜。
“皇上,皇后娘娘胎息不稳,要见皇上!”牢门外传来一声尖锐的低声。
他身影甚急,双手扶住她的肩,充满恨意,抽身而出。
他顿了顿,回头看了她一眼,终于无语,急急走出了牢房。
他爱的,始终是皇后,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蓝玉。
蓝灵看着自己衣不bi体,不想明天如此狼狈出现在大家面前,便撕了帐篷,扯成衣服的样子,披在身上。
她现在,也才十九岁,仍旧是如花的年岁。心却已经千疮百孔。
蓝灵靠在墙角,目光空灵,如果从头来过,是否还会爱的如此奋不顾身?
蓝灵是大元帅庶出的女儿,甚至庶出都算不上,她是父亲蓝景天与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,她的母亲,是青衣堂堂主的女儿。未婚生了她后,不久就去世了,她在墨山的外公家长到十三岁。
十三岁的时候她才知道,自己的父亲原来是大兴国赫赫有名的大元帅蓝景天。
也在这一年,她被接到了元帅府。十三岁的少女,第一次见到十九岁的三皇子凌风。自小在山野中长大的女子,便对这芝兰般的男子一见钟情。
那年冬月,凌风被四皇子凌尘困在浮城,一个月无法突围,眼看弹尽粮绝。
那时候的蓝灵,却是爱极了他,虽然凌尘一直对她示爱,但她最终选择了凌风,拒绝了那个身材高大,整日沉溺欢场的凌尘。
蓝灵回到墨山求外公,外公出兵五万支援凌风。
外公的条件是要凌风娶了蓝灵做正妃,以后得了势,皇后之位便给蓝灵。凌风应允。
外公带着舅舅和蓝灵一起带兵解了浮城之围,并将凌尘赶出了江北。
皇上不久驾崩,凌风登基做了皇上,改国号大兴。
凌风做了皇帝并没有践诺给她皇后的位置。皇后之位空了半年,最终给了蓝灵的姐姐蓝玉。蓝玉才是他的挚爱。
他已是皇帝,有能力把最好的给心爱之人。
而蓝灵,被封为蓝贵妃。
如今,这位贵妃娘娘要被处以剜心之刑,刑法来的很是诡秘。
从来赐死后宫女眷,不过就是三尺白绫,或者一杯毒酒,这位妃子,却要在千万民众前被行这样的酷刑,只能感叹伴君如伴虎。
而罪名,却真的是无法饶恕的私*通外*敌。
其实真正让皇上要将蓝灵处以极刑的罪过,只有皇后蓝玉和皇帝几个心腹知道。
剜心之刑,行刑的时候是要将月匈 部*袒路在外的,这种刑法对于女子,是含有侮*辱之意的。
第二日,下起了雪。蓝灵站在囚车里,赤脚,脚上一片暗红。身上披着白色的帐布,脸色青白,唇色青紫,瑟瑟发抖,一双眼睛仍旧清亮。
她抬头,雪花落在她的脸上,瞬间成水。
城墙上,明黄锦毛大氅下,玉树临风般立在那里的正是皇上凌风,站在她旁边的,一身暗红狐狸毛斗篷的美貌女人,正是他的后,也是她的姐姐,蓝玉。
02
他们俯视着她,如看蝼蚁。
她记起她带领外公嫡系的五万大军,冲进浮城,手中扬着自制的爆弹,挥舞着那把秋水剑冲到他的身边,他大笑着抱起了她,“灵儿,真的是你,只有你能救我!”
他的大掌握住她的腰,将她高高举起,那一脸的宠溺,难道都是假的?
她记起他做了皇帝,很快将她接进宫里,那时候他几乎夜夜宿在她的灵韵宫里。灵韵宫,所有的东西都是最好的。
后来蓝玉告诉她,那是皇帝故意那样做的,与爱无关。报答了她那五万兵力,又让她成为了后宫的众矢之的。
她曾想着嫁一个盖世英雄,与他携手走完这一生,奈何世事纷繁,陷入的只有她自己。现在,人要死了,连心都丢了。
前方有轻微的躁动声,一黑骑疾驰而来。顷刻来到囚车前,挥刀猛砍囚车门锁。
周围侍卫冲了上来,迅速形成了包围圈。
蓝灵抬头一看,来人竟然是四皇子凌尘。凌尘和凌风眉眼有些像,只是他线条粗粝硬朗,和凌风的阴柔不一样。
印象中凌尘放荡不羁,行事轻浮孟浪。有一次她的马受伤摔倒,凌尘还救过她。他嬉笑言谈,从来看不出真假,她并不喜欢凌尘。那时的她眼里只有凌风。
凌尘被围在中间,蓝灵惊讶地看着他。“安王殿下,你怎么来了?”
凌风面色阴冷,俯身看着他们:“你还真是有情,竟然真的来了。胆子也够大,独自闯法场,你是不是以为你是皇子,我不敢对你怎么样?凌尘,现在已经是我的天下!也罢,你将你的人全部带回来归*降,我就放了这个女人!”
凌尘咧嘴一笑,左边嘴角微微上挑,“凌风,我只是有些不忍,可惜了这小美人,我喜欢她,不过与她没有关系,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,更与我没有任何关系!我凌尘不缺女人,更不想背锅!不过,我倒真想和她有点啥!”
凌风冷哼一声,扶着蓝玉从城墙上下来。
“玉儿,这里血腥,你怀着孩子,还是站得远一点吧。”凌风温声对蓝玉说。蓝玉身材柔弱娇嫩,手扶着凌风的胳膊,“她终归是我妹妹,我来送送她。”
侍卫围着凌尘,没有人下命令,谁也不敢伤了凌尘,毕竟,他是皇子。
凌风慢慢走下楼梯,看着凌尘:“你来了,真好。她肚子里的孩子,是谁的并不重要,我只要你来!”
“这么说,即使是你亲生的,你也不会留?”凌尘笑着问他。
“是,不会留。我知道你喜欢她,这就够了。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。既然来了,就不要想着回去了!弓箭手,准备吧。”凌风淡淡吩咐。
蓝灵听了,泪水蔓延。原来,她的清白,其实没有意义。
“安王殿下,如果你真的帮我,就走吧!”蓝灵黯然,她实在不想连累他。当初就是她和外公一起协助父亲带领大军将他赶出了江北。
凌尘飞身一跃,将自己的玄色大氅塞进囚车,裹在蓝灵身上。
“如果从头来过,我不会由着你喜欢上这个畜生!”凌尘对着蓝灵耳边低语,声音低沉痛楚,不像平时那个没正形的凌尘。
蓝灵心中一滞,抬眼望去,凌尘已经跳到一边,挥剑与侍卫*缠*在一起。
凌风一挥手,箭雨围住了凌尘。
蓝灵被从囚车里提了出来,绑在大柱子上,那刽子手拿着细短的刀,寒意沁人。
只等午时一到,剜心行刑。
蓝玉缓缓走过来,她凑近她,用别人听不见的声音低声说:“蓝灵,你今天的样子,很丑。也很脏。一会你便会坦xiong路ru,心也会没了。你不是很厉害吗?你不是会帮着凌风哥哥做爆弹吗?你不是有神兵吗?你不是帮他夺了天下吗?那又怎样?他爱的仍旧是我,他对你,只是利用!”
雪花落在蓝灵的身上,脚已经痛到麻痹。赤脚踩在雪地上,麻木的的钝疼让她的脚紧绷着,脚踝疼的更加厉害,像是要折断了。
虽然已经心死,死亡的恐惧仍旧让她神经紧绷,她闭上眼睛。
是的,她也害怕。
“蓝玉,我承认我败了,我败在,把你当成自己的亲人,把他当成我的挚爱。这些年,我压抑着自己的天性,顺应着你们,丢了自己!你陷害我的事情,我的外公不会放过你!”蓝灵咬牙。
蓝玉轻笑,“死到临头,你还执迷不悟!和你那蠢货娘亲一样,你娘斗不过我娘,你也一样斗不过我!青衣堂只听你外公的命令,你真的以为,皇上会留着你外公的命?”
“你什么意思?”蓝灵愕然。
“皇上想要青衣堂,所以青衣堂必须听皇上的。前些日子,皇上让你外公戴罪立功,让他灭了费城叛军,他便赦免了你。你那外公,还真的灭了叛军。就在昨日,皇上为他接风庆功,你外公,你那两个舅舅,还有他身边心*腹,全部中du身亡!”
蓝玉轻声细语,脸上温柔如水。
蓝灵心钝到无法呼吸。雪花冰冷坠落在她的肌肤上。
“皇后娘娘,时辰已到。”身边刽子手提醒蓝玉。
蓝玉的手轻轻抚着蓝灵的发,“走吧,说不定黄泉路上还能遇见他们。”
“凌风!她说的是真的?我外公和舅舅们,已经被你杀了?”蓝灵不相信。
“对。”凌风淡淡看了蓝玉一眼。
“为什么?他们一直在帮你!”蓝灵眼底泣血,浑身发抖。
“我想要的是听话的青衣堂。”凌风眼露嫌恶,不再看她。
“凌风,我此生只是爱上了你,才连累我的家人遭此大难!你如此忘恩负义!我诅咒你们,永世得不到幸福!”
她听到周围人们的惊呼,看着凌风冷漠又复杂的眼神,看到凌尘拼了命地往她这边冲,却摆脱不了天上的箭雨和周围侍卫的刀林,他浑身鲜血淋漓,一柄长刀眼看劈向他的面门!
此时,他已经走不了了,眼睛却一直看着她,脸上再无半点嬉笑。蓝灵心滞地无法呼吸。
蓝玉退了出去,低头窝在凌风的怀里低声啜泣。
“玉儿你太善良,不用难过,她是罪有应得。”凌风低声安慰蓝玉。
蓝灵清秀的大眼睛空洞地看着前方,随着人们的又一声惊呼,她感到月匈口一凉,刽子手扯开了她月匈口的衣服,露出一片雪白,他仰脖喝了一口酒,猛地喷在她的月匈口,一阵心悸的凉意。
“行刑!”冰雪天地里,划过一声爆喝。
这一刻,终于知道,原来心碎的感觉是这样。
03
缥缈中,走来一个无心的人。
蓝灵脚不疼了,脚底绵软。她低头,踩着一片花海,原来是引魂花。
引魂花不是红色的吗?为什么这里的却是一片白色?
花海尽头,果真是奈何桥。
桥上小轩中,端坐一美女,白色的云裳,耳边一朵引魂花。
“又见面了,如今你却成了无心之人。”她看着蓝灵,眼中悲悯。
“请问姑娘是?”蓝灵问。
“孟婆。”
“孟婆不是一位老婆婆?”蓝灵诧异,孟婆居然如此美貌。
“世间事,莫不是从人的耳,眼,鼻,嘴收集特征,传入心中,看人看事要用心。你只用耳,就认为我是一位年老的婆婆?所以姑娘,你才会变成无心之人。”
“姑娘教训的是,只是蓝灵心有不甘。”
孟婆从眼前端起一白色玉碗,“喝了吧,喝了它,那些无法放下的事,那些爱与恨,那些黯然,那些不甘统统都会忘记。”
“忘情水。可是我不能喝。那么多人为我而死。我不能忘记。姑娘能否帮我?”蓝灵退后。
“如果要回去报仇,不可以。凡事皆有缘由。”她拒绝。
“不,不报仇,我要回去守护我爱的人。”蓝灵想起外公,舅舅,立夏,俏春,还有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凌尘。
孟婆抬头看她,叹气,“你可知守护爱人,自己会被伤的遍体鳞伤,这你也愿意?”
“愿意。”
“那要交换。姑娘不想忘记这一世,可以。可你和那人,历经两世,却并未相认。缘分只有三世,最后一世,我助你不必重新投胎。可是你们要彼此认出,并相爱。否则,你便要回到这奈何桥上,替我做忘情水,永不轮回。姑娘可否答应?”
“我答应。我和那人过了两世?姑娘说的可是凌风?”蓝灵诧异。
“天机不可泄露,你要自己找到你的爱人。不过你这么快就答应了?可知忘情水如何制作?”
“蓝灵不知,可总比被人剜心负情要好。”
“忘情水,需要一滴生泪,二钱老泪,三分苦泪,四杯悔泪,五寸相思泪了,六盅病中泪,七尺别离泪,这第八味药,便是你的一掬伤心泪。每日要为我供这伤心泪,可是愿意?”
“蓝灵愿意。”
“好,留下你的一束发,喝了这杯重生汤,你会忘记我,忘记这里的一切,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,但会记得你的前世。去吧。”
蓝灵又睁开了眼睛。
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圆圆的小胖脸,“小姐,你做什么梦了?哭成那样,还有眼泪呢,做梦还能哭出眼泪来,真是太神奇了!”
“立夏?你是立夏?你怎么在这?”蓝灵紧紧抱住了立夏,她知道立夏早就死了,在她被蓝玉陷害的时候,她为了护住她,被杖毙而亡。
“小姐,我从小就在这?你怎么了?糊涂了?”
蓝灵放开她,环顾四周,这里熟悉地让她心颤。这是她墨山的家,少女时的闺*房。多少次,午夜梦回,她重新回到这里,在这大山里,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。
“为什么,我死了后回到了这里?是不是因为我太想念这里了?”
“小姐,你别吓唬人,你哪这么容易死,你只是从树上掉下来摔了一下而已,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?”立夏说着伸手试着蓝灵的额头。
门突然开了,一个一身绿色的小丫头跑了进来。
“小姐醒了?太好了,今天什么日子,全是大好事!”
“俏春,你也在?你脸上的疤没了?”蓝灵伸手将俏春拎过来,摸着她的脸,看着她。
上一世。她的右脸颊被蓝沁划了一道大口子,脸被毁容了。
“小姐,我皮*肤一向很好,哪有疤痕?”
蓝灵闭上眼睛,难道一切都是梦?这梦也太长了,而且如此真实,现在感到匈口还疼!
蓝灵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,真疼。
窗外,深秋的墨山,赤橙黄绿,一片美景。难道,我没死?或者,我又活了?
“小姐,还有一件大好事,你的父亲来了!你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,小姐可知你的父亲是谁吗?”俏春一脸喜气。
蓝灵怔住。
“今日是几月几日?”
“八月初十,小姐你怎么了?”俏春看到自己的欣喜没有感染到蓝灵,有些失望。
“八月初十?”蓝灵记起,六年前,正是八月初十,父亲蓝景天带她离开墨山,从此开始了她绝望的一生。
“现在什么国号?”
“大昌呀,小姐你怎么了?摔了一跤什么都忘了?”
“我外公,舅舅还活着?”
“当然!小姐你别吓我们!”俏春皱眉,凑过脸来看着蓝灵,一脸担忧。
蓝灵突然坐起来,将俏春和立夏紧紧抱在怀里。
“你们都活着,真好!”
她放开一脸愕然的她们,踉跄着跑到铜镜前,镜子里是一张精灵略显稚气的巴掌小脸,弯眉杏眼,脸上细腻白嫩,并没有沧桑岁月留下的痕迹。只是眼睛,如盈盈秋水,深如大海。
这是一个姿色绝美的少女,犹如带着朝露的百合,这不是那个经历了背叛和伤害,被残忍剜心的怨妇。
“我真的还活着。”蓝灵百感交集。
也许是我怨念太深,老天让我再活一次?蓝灵明白,自己回到了少女之时。
“小姐,堂主请小姐立即去百汇厅。”一个丫头匆匆进来禀告。
“小姐,堂主肯定是要你去见你的亲生父亲!”俏春凑上来,“小姐的亲生父亲就是…”
“我知道了。”蓝灵淡淡地说。
“我还没说是谁!”俏春睁大眼睛。
蓝灵明白,外公是要她去见她的亲生父亲蓝景天,大兴国的大元帅。
她这次,一定不要跟他走,如果不去元帅府,就遇不到凌风和凌尘,也就不会有后面的劫难。
“你去回禀堂主,就说我还没醒,”蓝灵吩咐立夏。
“俏春,你跟我走,我去找我师父。立夏,如果堂主过来问,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。”
蓝灵迅速收拾包裹,左手食指戴上那枚硕大的叫魅影的戒指。
“小姐,我们为什么要走?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父亲吗?他是大兴国的元帅!真的,很威风的!”俏春想不明白,一直想见父亲的小姐,今日为何如此反常。
“不要问了,总之见到他,我们都会没命。所以,至少今日,不能相见。”
蓝灵的师傅姚林是一位隐士,当地人称呼他为医仙,住在墨山后面的青龙山。平时云游四海,很少待在山上。
蓝灵认为,她重生的事情,也许师傅会相信。她有好多事情要问师傅。
蓝灵带着立夏,从后门偷偷出了墨山。
刚进青龙山入口,蓝灵猛然看到前面山石后面有一黑衣人缩在草层里,她立刻拉着俏春蹲下。
那黑衣人斜靠在山石后面,左手执剑,戴着银色鹰脸面具。他受伤了,右胳膊有血滴出来。腹部也有血渗出。
蓝灵看到前面有影影绰绰的人影,走在最前面那人,远远看着,白面,细眼长眉,俊美,面色阴沉。
蓝灵如被雷击,长吸一口气,呆在那里,虽然隔得远,蓝灵仍旧一眼认出,那是凌风。这个时候,他应该还只是宁王。
未完待续,更多内容请识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....
通知:阅读原文暂时不能用,请长按上方二维码,继续阅读!

关注深度浙江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快三UU直播—大发彩票APP